1. <progress id="piity"></progress><rp id="piity"><acronym id="piity"></acronym></rp>
    2. <tbody id="piity"><pre id="piity"></pre></tbody>
      全國人大代表尹兆林在“兩會”上積極建言獻策:加快推進成品油消費稅改革

       茂名日報訊(記者 梁雪玲)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茂名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茂名分公司總經理,中國石化茂湛煉化一體化領導小組組長尹兆林勤奮履職,積極建言獻策,在“兩會”期間,提出了多個建議。日前,記者采訪了尹兆林,了解了相關情況。
          建議一:在《公司法》中寫明“黨建入章”等有關規定
        尹兆林代表認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正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人民贏得了獨立、自由和解放,而且在國家建設和發展進程中不斷取得偉大成就。這次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襲擊,也正是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正確的領導下,中國人民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取得了疫情防控總體戰、阻擊戰的重大戰略成果。堅持和強化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中國共產黨章程》對國有企業、集體企業、非公有制企業組織中黨組織地位、作用,做出了明確規定?!豆痉ā返谑艞l規定:“在公司中,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的規定,設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開展黨的活動。公司應當為黨組織的活動提供必要條件?!秉h的十九大以來,國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集體企業依據黨章和《公司法》,按照全面從嚴治黨的要求,強化黨對企業的領導,深化黨建工作,其中,強力推進并完成了把黨建工作寫進公司章程的“黨建入章”工作,一些非公有制企業也積極設立黨組織,推進“黨建入章”,保證了企業健康持續發展。實踐證明,黨的領導是國有企業的“根”和“魂”,是非公有制企業健康持續發展的根本保障。而公司章程是企業的“憲法”,只有把黨建工作相關要求嵌入公司章程之中,真正實現“黨建入章”,才能明確黨組織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中的法定地位,真正把企業黨組織內嵌到公司治理結構之中,從源頭解決黨對企業的領導“弱化、淡化、虛化”等問題,保證企業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做強做大。
        因此,尹兆林建議,承接《中國共產黨章程》,在《公司法》中明確規定“黨建入章”,分別寫明黨組織在不同所有制企業的地位、任務、作用,為堅持和強化黨對企業的領導,提供法律保證。
          建議二:科學調整化工行業能源消耗總量統計范圍
        尹兆林認為,黨中央、國務院一貫重視綠色發展和節能降碳工作。目前,國家及地方對重點耗能企業實行能源消耗總量、能源消耗強度“雙控”指標管理。能源消耗總量采用國家統計局制定的能源消耗統計方法。其中用作原材料(而非燃料)的能源消費量納入能源消耗總量統計范圍。如,化工企業以石腦油、尾油、輕烴等為原料,生產聚乙烯、聚丙烯、橡膠等非能源化工產品,其中的石腦油、尾油、輕烴等消耗量就納入了能源消耗總量統計范圍。受此影響,這類以能源為原料的化工企業,生產規模和發展壯大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限制。石油化工產業是關系國家經濟命脈和安全的支柱產業,在促進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
        鑒于以上大宗化工產品最終是被分散在全國各地的深加工企業所使用的,換句話說,這些大宗產品對國內生產總值(GDP)貢獻的大部分,不是生產企業及其所在地區產生的,因此,尹兆林建議國家建立更加科學的能源消耗“雙控”考評體系,將用作原材料的能源消費量不列入作為“雙控”指標之一的能源消耗總量統計范圍,為以能源為原材料的化工企業發展壯大松綁。
          建議三:加大企業留抵稅退稅力度,促進經濟恢復增長
        尹兆林說,企業增值稅進項稅額大于銷項稅額時,會產生留抵稅額,《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規定,留抵稅額可以結轉至今后繼續抵扣。高科技企業和科研業務占比較大的企業,往往由于初期投入大,產出少,存在大量增值稅款待抵扣現象,占用了企業資金,增加了企業運營成本。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迅速蔓延,對我國經濟造成較大沖擊,給企業經營發展帶來諸多難題和挑戰。因此,為進一步降低新冠肺炎疫情對企業生產經營造成的影響,支持相關企業發展,助力我國經濟加快恢復增長,尹兆林建議國家出臺全額退還企業留抵稅額的有關政策,盡可能減少企業生產經營所需資金壓力。
          建議四:加快推進成品油消費稅改革
        尹兆林認為,實施成品油價稅費改革以來,為建立規范的稅費體制和完善的價格機制,促進節能減排、環境保護和結構調整等發揮了積極作用。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主要是成品油消費稅在生產環節征收,給一些不法分子偷稅漏稅以可乘之機,影響了國家稅收,沖擊了成品油市場。特別是在“地板價”機制下,部分市場化定價的非應稅化工品如芳烴類、異辛烷、MTBE等流向調油市場,影響了消費稅政策實際執行過程中的公平性、導向性。因此,尹兆林建議:一把成品油消費稅征收,從生產環節調整到終端環節。即在所有加油終端增加稅控裝置,同時由價內稅改為價外稅,實現價稅分離。二把消費稅改為中央地方共享稅。這樣可以提高地方對成品油市場監管和消費稅征收的積極性,減少稅源流失,使地方獲得更多更穩定的稅收;同時有利于增強地方對煉油企業安全環保質量和發展監管的積極性,促進涉油消費產業鏈的發展和進步,提升整體服務質量。

      信息來源: 
      2020-06-10
      1. <progress id="piity"></progress><rp id="piity"><acronym id="piity"></acronym></rp>
      2. <tbody id="piity"><pre id="piity"></pre></tbody>